徐汇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化利益纠纷 除日后隐患 护手足情缘

徐汇区司法局 发布于:2017-04-19 分类:经典案例 浏览量:36

案例简介

高老伯的老伴于2001年去世,在老伴去世前,夫妻两人共同购置了建国西路上一处二室户房产,老夫妻俩有三个儿子,大儿子甲在外地结婚成家,但婚后一直没有孩子,1985年高老伯夫妇在老家为大儿子抱养了一个男孩乙;高老伯的另两个儿子丙和丁均已结婚成家,生活在本市,都有自己的房产。1999年,乙的户口按政策从外地迁回上海,和高老伯一起生活,次年乙的父母也从外地来沪,与儿子同住在高老伯的房产内。

祖孙三代共同生活一处,起初大家的关系还不错,大儿媳包揽了家务,高老伯在经济上给予他们帮助,但时间一长,由于脾气性格的不合,生活方式的不同,逐渐产生了不愉快,后来发展到经常吵架打闹。高老伯和其另两个儿子认为继续这样生活在一起对老人的身心健康不利,要求大儿子一家三口搬离该处。2004年甲因病去世后,高老伯再次要求乙及其母亲搬离,并诉讼到法院,法院以乙在本市他处无房为由判决乙在该房屋内有居住权。

随着高老伯年龄递增,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老人为了可以每天晒晒太阳,向大儿媳提出要住回朝南大房间,大儿媳却以让她的户口迁入该房屋作为换房间的交换条件。由此,矛盾加剧,居委、民警多次调解都未能解决。

2015年底,丙和丁受父亲高老伯委托向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调解员了解到,老人真正的需要是解决其名下房产今后的处置问题,因乙有居住权,高老伯去世后,该处的房屋将来的处置将会很麻烦,大家既不想伤了亲情,又希望问题能够妥善解决。

调解过程

针对高老伯两个儿子提出的要求以及出于对老人权益保护的考虑,调解员认为必须要先了解高老伯本人的真实意思,毕竟该起纠纷所牵涉到事项都关系到老人的切身利益。老人承认大儿子甲还在世的时候老人与乙及其大儿媳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日子过的也蛮顺利;自从大儿媳提出要把自己的户籍迁过来的想法没有得到支持,相互之间的关系就不如从前了,当大儿子甲去世后,关系就更僵了。老人不知道自己百年后孩子们之间为房子会闹到什么程度。

老人的大儿媳认为,按照国家政策,自己的户口可以迁到丈夫或儿子处,但这事一直以来对于高家来说是个敏感的问题,老人的另外两个儿子都不同意她把户籍迁过来;当丈夫去世后,儿子和她都有不愿意再住在老人的房里,但苦于在他处没有属于自己的住房;再加上今后大家要面临老人名下房产的继承问题,到时孩子在外无力购房,只能继续在此居住,老人名下的房产无法分割,也是个麻烦事。大儿媳还透露,婆婆去世后,其所有的法定继承人均未对该房屋进行析产分割;自己的丈夫去世后,其法定继承人也未对其所遗留的遗产进行分割析产。

调解员综合的分析了双方的情况,这起纠纷表面看是对老人生活上的关心和赡养问题,其实涉及到了家庭住房、户口、继承等问题,如果处理不好,这个家庭将无安宁之日。如果只处理表面问题,而不解决深层次问题,今后还会产生纠纷。调解员清楚的意识到,利益分配是调处的关键,家庭感情是调处的平衡点,调解员根据双方实际情况大胆地制定了初步调解方案。

调解过程中,调解员先让双方各自拿出让对方能接受的方案。丙提出让父亲换到朝南阳光充足的大房间,并未高老伯雇佣一位24小时的保姆照顾其起居,其他的维持原样。这一方案被大儿媳拒绝,她认为自己和儿子同住一小房间不方便,加上今后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除非把自己的户口迁入。之后,丙再提出让高晓文母子搬离,考虑到他们的经济条件,可以补贴在外租房的费用,此方案也遭到乙母子的反对。方案是一个一个的被否定了,调解陷入了僵局。

调解员奔波在双方之间,耐心地对双方进行劝说和引导,并进一步试探双方的底线。最后调解员提出了建设性的方案供双方参考,给予乙迁出户口一次性经济补偿,同时将之前遗留的继承析产等财产分割事宜一并解决,大儿媳所得到的补偿款基本上能满足在外购房的需求,主要问题得到解决,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双方在听了这个方案后都表示愿意考虑,调解员建议双方换位思考,合情合理地对补偿额度进行测算,尽量权衡出一个让双方都能接受的额度。

三天后,调解会再一次进行,协商的焦点是乙和母亲得到经济补偿后,从建国西路的房子里搬出。大儿媳认为现在这套房子的房价近400万元(学区房),如果到郊区买一套二室户的房子大约需要180万元,考虑到这里的房子公公还要居住,不可能马上出售,要高老伯他们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让乙和母亲买房子也有一定难度,所以,乙和母亲自己想办法筹一点,但补偿款不得少于120万元。而高老伯的另两个儿子强调拿不出这么多钱,最多只能补偿80万元,调解再次陷入僵局。调解员采用背对背的调解方法,将双方当事人分别带出会场进行劝说,从道德、亲情、法律等各个角度切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释之以法,经调解员的耐心疏导,最终双方达成补偿协议:1、乙及其母亲在签订协议后的10天内搬离建国西路房屋,自行解决居住问题;2、高老伯和其二个儿子在签订协议后的10天内支付给乙及其母亲人民币110万元,作为对乙及其母亲搬离上述房屋、居住安置、乙户口迁移等的一次性补偿;3、乙及其母亲在收到上述补偿款人民币110万元后,放弃对高老伯妻子遗产的继承权,不再干预高老伯、丙、丁对上述房屋的处置,对高老伯的一切财产不再有任何诉求,在高老伯百年后,放弃对高老伯所留遗产的继承权;4、乙的户口在购置房屋后的30天内从上述房屋内迁出。至此,一起久拖不决的家庭纠纷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调解心得

家庭住房纠纷在当今社会背景下有不断上升趋势,调解此类纠纷不能就事论事,要抓住主要矛盾,主要矛盾解决了,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本案中丙、丁二兄弟受父亲的委托参与住房纠纷的调解,调解员在了解了高老伯自己真实的意思后,综合分析案情,迅速制定出调解方案。在调解的过程中,调解员根据该纠纷特性,牢牢抓住情、理、法这条主线,帮助当事人正确认识经济利益与亲情之间的关系,引导当事人换位思考,促使双方的期望值和要求慢慢接近。在调解过程中,通过耐心加疏导、利弊分析、交换意见,多次探究双方的底线,在时机成熟时提出合理建议,促使双方达成共识。

 

 

 

>